公司新闻

米乐m6周某中文互联网的顶流梗王

  接近9亿人参与的中文互联网上,你永远不知道,一个梗会火多久,下个梗米乐m6又是什么。

  周某,广西南宁人,英文名窃·格瓦拉,当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宣传家、喜剧艺术家。代表作有《不打工的秘密》《电瓶终结者》《我和电瓶车不得不说的故事》。

  虽然自2015年因偷电瓶车进入社会主义监狱改造后,周某身不在社会,但在中文互联网上,他从未被冷落遗忘。

  简单来说,周某是个电瓶车偷盗惯犯。从2007年起,四次因偷窃入狱。最近一次是2015年,因偷窃罪、抢劫罪数罪并罚,被判4年6个月。

  2012年,周某第二次犯案被抓。接受广西南宁当地媒体采访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偷周某却语出惊人,一番言论振聋发聩: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这被众多网友解读为周某深刻地认识到了资本主义压榨劳动人民的本质,是无产阶级对资本主义无声的反抗。

  加上他放荡不羁的发型,“撩”发少年狂的意气,酷似古巴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网友激情创作赠送外号窃·格瓦拉一个。

  周某的这段采访,与小偷被抓后诚心反悔的常规言论截然相反,成功引起了网上冲浪者的注意。2016年,他火了,用上面米乐m6两段原创格言征服万千网友,成为B站鬼畜大佬和400万戒赌吧会员的精神领袖。

  乃至他快出狱时,即使没有人打榜没有人做数据,热搜却连着上了四五天,用实力告诉大家什么叫做线号,那个男人服刑期满,重获自由。无数人去他的成名鬼畜曲《我的看守所》合影留念,在线迎接精神领袖封印解除。

  ,周某有过多次犯罪经历,并不值得追捧。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热度,他仍然是那个对资本主义说不的男人,是身负数梗的梗王之主。连正主本人亲自下场的胡学都比不上。

  如果要说被疫情笼罩的这几个月上网冲浪还有什么快乐的话,只有reader、胡言胡语这两个梗。

  由《青春有你2》练习生秦牛正威和李熙凝演唱的rap,本该有节奏有音调,但两人却唱出了朗读感,死海都比它有起伏:

  模仿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写作的胡学虽然没有火成reader那样近乎全网民参与,但这个梗却一直都在持续,甚至有人建了专门的老胡bot。

  从学术角度解释,梗可以叫做meme,中文翻译为米姆、模因。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了这个词,试图用生物基因和达尔文的演化理论解释社会文化的发展。他认为,meme就是文化基因,可以复制、变异、遗传和演化。任何一个事物,只要能够通过模仿得以传播,就可以称之为meme。

  就像父母的基因传给下一代一样,meme透过语言和文字等媒介在人脑间传播,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某个东西出现了,其他人感兴趣纷纷复制使用

  ,最后成为我们常说的梗。meme之间的效力并不一样,可以分为强势模因和弱势模因两种。学者布莱克摩尔提出了三个维度的标准:

  学者曹进等人在综合meme发展史中各大家理论后提出了更全更细致的五维度说:

  凡是复制的保真度高 、被复制的机会多、传播的范围广、存活的时间长 、传播效果明显的模因就是强势模因 。

  如果把reader、胡学、周某三个meme按照五个维度的标准进行量化。毫无疑问,周某的传播力大于reader和胡学,是毋庸置疑的强势模因。

  当代互联网上的模因,层出不穷。一个周某过去了,还有千千万万个跟周某一样浑身是梗的面筋哥、雷总、金坷垃撑起B站。

  以前,xxoo还叫xxoo,现在已经成了做头发、为爱鼓掌、不可描述。每一个说法,都有一米乐m6段故事和必不可少的热搜狂欢。

  简而言之,用meme省力气,效率高。每个meme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就像“周某”这两个字背后其实有5个G的内容,包括周某的生平、干了什么事、因何出名。但这些,统统都能用“周某”“窃·格瓦拉”“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概括。

  你选择用什么的表情包、用什么的梗,能体现某部分你的个人特质。在使用梗的过程中,发现别人能get到自己的梗,也能瞬间拉近距离。

  人具有亲社会性,会在社会中寻找群体归属。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属于某一类人,个体会遵从群体的某些特有规范,在行为上和群体的主流行为保持一致,以获得其他成员的认同和确认自身归属。

  使用梗是确认自己归属的一种方式。当身边的人都在谈论大头菜时,你却不知道,你就会觉得自己和周围人格格不入。

  1.曹进,靳琰. 网络强势语言模因传播力的学理阐释[J]. 国际新闻界(2期):37-56.

  3.关丽丽. 汉语网络流行语的模因研究[D]. 北京交通大学, 2010.